您現在的位置:?臺海網 >> 新聞中心 >> 天下 >> 國際  >> 正文

內部分歧眾多,70歲的北約未來之路更尷尬?

www.ylukno.live 來源: 環球時報 用手持設備訪問
二維碼

“馬克龍對美國和土耳其不滿,默克爾對法國不滿,埃爾多安對西方大國不滿,特朗普對法國和北約不滿,北約所有人則對美國不滿。”北約慶祝成立70周年的首腦會晤在爭吵聲中落幕,上述說法則形象地展現了北約內部的眾多分歧。作為冷戰“遺物”,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北約不僅掙扎著繼續存活,成員規模也越來越大。但這掩蓋不了北約內部的危機,過去20多年,“過時”與否的爭論一直纏繞著它。眼下,它好像在十字路口更迷茫了——中國竟被其最新的宣言提及。70年過去,現在的北約與以往究竟有何不同?它會被扔進歷史的垃圾堆嗎?

北約“診斷書”:活著,但前景未知

“北約峰會后,應該看這6部電影。”7日,美國“國家利益”網站刊載一篇文章稱,倫敦會議提醒人們,“北約與今日的安全環境仍有重大關聯,而美國的領導對于該聯盟繼續取得成功至關重要。但過去70年,北約也有失敗之處,即沒能激發好萊塢創作出一部偉大的北約大片”。

該文認為,整合聯盟成員一起作戰并不容易,而以下影片可以有所啟示:《十二勇士》(該片講述“9·11”后美國一支小分隊在阿富汗執行任務的故事)——“9·11”恐襲促成了一次最大的軍事聯合行動;《杜魯門在波茨坦》——埃爾多安和馬克龍在倫敦的針鋒相對,遠不能與當年美英蘇領導人之間的爭吵相比;《愛國者》(該片背景是美國獨立戰爭)——盡管特朗普和馬克龍的“兄弟情”可能已經告終,如果當年法國不幫助美國抗英……

過去沒有做到,未來給好萊塢提供一個“偉大”的現實劇本好像更不容易。“北約70歲——一個混亂的大家庭。”英國劍橋大學塞爾文學院學者比諾伊·卡姆普馬克7日撰文回顧上周北約峰會的情景,提及“背叛”組織的法國,三心二意的土耳其,制造的麻煩好像少了些的美國總統。

美國《紐約時報》6日則以“峰會結束,盡管成員國誓言團結,對于未來,沒人敢下定義”為題,講到德國外長馬斯11月下旬的一場演講。“北約依然強大,有行動能力。從頭到腳,北約還活著,即使有不同的‘診斷’”,馬斯說。這個“診斷”自然是指馬克龍的“北約腦死亡”言論。但馬克龍相信,他的話讓歐洲國家領導人至少“不會再將頭埋進沙子里了”。“當冰已經變硬時,需要有人當破冰者。”馬克龍4日對媒體說。

事實上,馬克龍并非沒有支持者,他的話只是重啟了一場古老的討論:保障歐洲安全,應該與美國同行,還是靠自己?之前有美媒曝光稱,多名歐洲官員私下或公開同意馬克龍的說法,盧森堡外交大臣曾對德國媒體說,馬克龍的話95%都是對的。

上個月,德國一名議員公開稱,美國和土耳其是“北約的掘墓人”。作為北約最重要的國家,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競選和就任之初就反復聲言“北約過時”。去年的北約峰會上,他譴責德國總理默克爾,揚言要讓美國退出北約。前年,他一把推開黑山共和國總理,批評“(北約)23個國家未能支付應付出的份額,對美國人民不公平”。

土耳其更被視為北約最大的內部挑戰。多年來,一些西方政治人物不時呼吁將土耳其趕出北約。6日,土耳其國防部長胡盧西?阿卡爾在安卡拉鄭重聲明,無論是財政還是軍事貢獻,土耳其切實履行了自己作為北約一員的義務。“從朝鮮戰爭到巴爾干半島,從索馬里到阿富汗,北約在全世界執行的任務、行動和演習,我們的士兵都參與了。”他說,一些人指責土耳其無視北約,“這是講不通的”

也許正因為如此,紀念“70歲”,本該是個大日子,北約卻有意低調,紀念活動僅在白金漢宮舉行招待會,會談只在倫敦郊區的一家酒店舉行,北約發言人更是將峰會稱為“一件小事”。試問,當世界上最強大的軍事聯盟峰會開始討論“是死是活”時,哪還有心情熱熱鬧鬧慶生?但北約的困境是簡單由美土幾國導致的嗎?

這70年,北約都做了什么

“當1949年北約在喬治·格什溫的《波吉與貝絲》(又譯《乞丐與蕩婦》)歌劇聲中成立時,時任美國總統杜魯門設立了一個目標——‘人人為聯盟,聯盟為人人’。”德國《焦點》周刊5日回顧說:“那是二戰后的恐怖時刻,北約希望齊心協力對抗蘇聯及后來的東方集團。據北約首任秘書長黑斯廷斯·伊斯梅勛爵說,北約成立的目的是‘讓俄國人離開,美國人進來,德國人在下面待著’。”

初成立時,北約只有12個成員。很快,北約吸納希臘和土耳其加入,蘇聯則模仿北約,與東歐國家組成華約組織,兩大陣營分庭抗禮直至冷戰結束。其間,法國在1959年宣布從北約軍事機構中退出。1963年,美國總統肯尼迪抱怨歐洲人為自己的防衛付出太少。1970年,北約在歐洲領土上部署中程導彈,導致歐洲人對該聯盟的反對情緒增強。1989年柏林墻倒塌,隨后東方集團瓦解后,北約真正陷入危機。

1990年,美國學者米爾斯海默在一篇文章中稱,蘇聯的存在為北約團結提供黏力,沒有這種威脅,美國有可能放棄歐洲大陸,它領導了40 年之久的防務聯盟可能就此解散。這年7月,北約召開峰會,一面宣布冷戰結束,一面討論戰略轉型。同年底,美國國際關系理論結構現實主義創始人肯尼思·沃爾茲稱,“北約是一個正在消失的東西”。據說,有一天,時任北約秘書長曼弗雷德·沃納召集布魯塞爾總部食堂的工作人員開會,以確保他們沒有人需要找新工作。

但北約并沒有消亡,而是繼續擴容,把部分原華約成員國納入組織體系,到2017年,北約成員國數量躍升至29個。英國廣播公司稱,北約東擴使該聯盟的邊界與莫斯科的距離縮短了1600公里。然而,這催生出一個更強大的北約了嗎?在英國防務分析師邁克爾·克拉克看來并沒有。他說,盡管成員眾多,卻不如以前穩固,“西方世界存在政治共識問題,可以說,我們正讓普京先生感到更安逸”。

1999年是北約發展的一個轉折點,因科索沃問題,北約軍事介入巴爾干地區。2001年美國遭恐怖襲擊后,多國聯合打擊“基地”組織。但兩年后,當美國發動伊拉克戰爭時,德國和法國表示反對。2011年,美法牽頭對付利比亞卡扎菲政權,德國、土耳其等國冷處理。直到2014年,北約成員才重新“團聚”——回應烏克蘭危機及克里米亞并入俄羅斯。

柏林跨大西洋關系問題學者奧利弗·福克斯接受《環球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北約內部問題很多,導火索是特朗普,其奉行的“美國優先”與北約“人人為聯盟,聯盟為人人”的宗旨相背。另一方面,外部形勢在變,中國崛起,俄羅斯復蘇,許多北約國家希望與它們加強合作,北約已無法單方面維系自己的最大利益。

有分析稱,世界已經發生巨變,迥異于北約為其冷戰勝利洋洋自得的上世紀90年代。美國《時代》雜志評論說,北約面臨著一些嚴重的生存問題,過去20多年,由于北約失去了明確的敵人,已經步履蹣跚。德國《世界報》稱,剛剛結束的北約峰會通過提高成員國的花費發出“團結”信號,但大家沒有討論未來的戰略,而是指望國家單邊主義,“這可能是北約70年來最大的轉變”。

未來不再唯美國馬首是瞻?

去年底,美國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項研究發現,對美國總統將“在世界事務中做正確事情”,從奧巴馬到特朗普,德國人的信心下降了76%,法國下降75%,加拿大下降58%,澳大利亞下降52%,英國下降51%。

有分析稱,如果特朗普實現連任,美國的盟友可能將不再視美國為可靠伙伴。倫敦大學全球政治學學者布萊恩·克拉斯近日在美國《華盛頓郵報》上撰文說,美國的海外聲譽已經遭受毀滅性打擊,只要看看英國首相約翰遜在峰會期間精心編排的舞蹈中避免與特朗普成為舞伴就能知道。

美國《新聞周刊》認為,長遠而言,歐盟如進一步一體化甚至建軍,其對美國的依賴漸少,北約存在的必要性亦將減弱。即便北約不因此而解散,美國為主、歐洲為輔之形勢亦將有所逆轉。只是,歐洲增強戰略自主權,是美國人想要的結果嗎?

“雖然特朗普提出很多刁難,但美國不會放棄北約。北約是美歐之間的安全紐帶,是美國全球戰略的一個工具,美國通過北約在安全上控制歐洲,從而打造所謂的西方陣營。”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歐洲所所長崔洪建對《環球時報》記者說,特朗普政府仍然對北約有真金白銀的投入。就歐洲而言,至少短期內,北約是難以替代的。

其實,馬克龍的“腦死亡”診斷引起巨大爭議,一個潛在問題出現了:如果歐洲打破安全僵局,美國不再是北約的“頭腦”,那么北約的“新大腦”是誰?奧利弗·福克斯認為,以德國目前對戰略的思考和外交能力,還做不到;英國是美國最親近的盟友,但脫歐讓其威望不再;馬克龍的雄心最大,但跟隨者少,尤其他與莫斯科有比較近的關系。

值得一提的是,北約倫敦峰會最后的宣言提及中國,引發有關北約“制造新對手”的議論。崔洪建認為,北約有這個動向,但沒有成為現實,北約內部存在明顯分歧。“未來北約最重要的目標或許不是俄羅斯,不過也很難轉移到中國這里來。”

“特朗普總有一天會離任,埃爾多安最終也會離開,但歐洲鄰近中東和北非的地理位置意味著,只要這兩個地區的政治和社會動蕩不斷,國家安全就將是其首要任務。”《時代》雜志稱,展望未來,北約將顯得不那么重要和有能力,但如果需要一起行動,它就不會被扔進歷史垃圾堆。一個更加軟弱的北約不意味著西方的末日,但它是西方繼續陷入全球地緣政治衰退的一個標志。

【環球時報駐比利時、德國、美國記者 方瑩馨 張夢旭 青木 環球時報記者 邵一佳 丁雨晴】

相關新聞
北約已淪為少數國家攫取利益的工具 深陷困境

北約已淪為少數國家攫取利益的工具   記者 豐家衛   剛剛落幕的北約70周年峰會分裂空前。   爭吵從峰會前夕就開始,法國總統馬克龍一句“北約‘腦死亡’”引來美國總統特朗普與馬克龍、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與馬克龍之間的相互謾罵。峰會中,加拿大總理特魯多等人群嘲特朗普,特朗普撂下一句“特魯多是‘兩面人’”,氣得提前回國。如此種種,讓北約內部的分裂在...

美媒:“星球大戰”計劃卷土重來 普京擔心美將太空軍事化

參考消息網12月7日報道 美媒稱,北約、美國和俄羅斯有一個新的競爭和沖突領域:太空。俄羅斯總統普京擔心美國和北約在將太空軍事化,而俄羅斯的擔心不無道理。 據美國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網站12月5日報道,普京4日說,美國把太空視為“軍事作戰行動區域”,美國太空軍的發展對俄...

促北約成員國多掏錢 特朗普揚言采取貿易行動

據“中央社”報道,當地時間12月5日,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美國可能對捐助金額不夠多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成員國采取貿易行動。 當地時間12月2日,即將出發赴倫敦參加北約峰會的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美國為一些“拖欠”軍費的北約成員國承擔了額外開支,他將在峰會上討論這個問題。他在白宮說,“這對美國來說不公平,因為我們承擔了太多支出。”就任總統以來,特...

北約“團結的大會”開成“分裂的大會” 普京壁上觀

一如預期,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倫敦峰會在喧囂中開幕,“團結的大會”開成“分裂的大會”。   超出預期,北約各成員國峰會期間不見收斂,斗嘴更甚,激烈碰撞不斷上演。“集體冷靜”變成“集體情緒失控”。   有媒體描述,西方國家已經習慣特朗普混亂效應,卻未料到闖入此次北約峰會“瓷器店”的不只“一頭公牛”,而是“很多頭”。   準確說,是三位“硬核”總統:...

日本首次參加北約網絡軍演 日媒:實戰意義重大

參考消息網12月4日報道 日媒稱,2日,日本防衛省和自衛隊首次正式參加了北約主辦的大規模網絡戰演習。   據《日本經濟新聞》12月3日報道,包括美國在內的北約成員國等30余個國家和地區參加了代號為“網絡聯盟2019”的演習。演習地點位于設在愛沙尼亞的控制中心,時間從本月2日至6...

河南福利彩票22选5走势图果